您当前的位置 :天目新闻 >  澳门星际娱乐网 > 党史求真 正文
戳穿谣言,致敬先烈,红军长征不容污蔑!
2021-10-23 16:36:31 来源: 中国互联网联合澳门星际娱乐平台 编辑: 周若耶

  澳门星际官网澳门星际娱乐平台据互联网联合澳门星际娱乐平台消息 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5周年。85年前,红军将士视死如归、一往无前,以必胜的信念创造了气吞山河的奇迹。

  历史不容篡改,先烈不容污蔑!今天我们更要缅怀先烈壮举,沐浴长征精神,以求真求知之心戳穿相关谣言、还原真相。 

  谣言一:长征里程数是虚构的,远远没有“二万五千里”

  事实: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的里程,既不是在地图上测量出来的,更不是凭空编造的数据,而是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与理论依据。

  1935年10月19日,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到达陕北吴起镇胜利结束长征。之后,时任直属队党总支书记的萧锋在他的日记里记载:毛泽东对他讲,红军长征“根据红一军团团部汇总,最多的走了二万五千里”。

  1936年8月,红一方面军政治部成立编辑委员会,将一部分长征回忆录编成《二万五千里》。编者根据长征中的各种命令、日记和报纸,制作了《红军第一军团长征中经过的地点及里程一览表》,该表详细地列出了红一军团直属队在长征371天行军中每一天所经过的主要地点及里程。根据该表,红一军团直属队在长征中共走了18095里。

  后来,测绘部门在比例尺1∶10万的地形图上用仪器进行测量,并按照当地地形,在平面计算结果基础上乘以坡度系数,得出实际里程为18499里。以误差正负2%计,两者的距离基本上是吻合的。这就证实,当时里程表上的数字是准确可靠的。

  另外,在计算红军长征的行程时,有几个重要因素不容忽视。一是红军在战争中行军,不断迂回和奔袭,发动了不少运用声东击西、忽南忽北、大踏步进退的战略灵活战术,行进中必然出现多次来回折返,例如四渡赤水等。把这些因作战而走的路程统计起来,肯定不是个小数目。二是红军不仅仅要行军作战,还要筹款、做群众工作等,这些工作同样是需要走路的。三是在长征中尤其是长征初期,红军由于缺少地图,走错路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因常走错路而多走的行程,应当也不少。以上诸多因素,都会不同程度地增加红军长征的行程。

  毛泽东所说长征“最多的走了二万五千里”,这个“最多的”应是担负侦察、作战、掩护、迂回、穿插等任务最多的基层作战部队,他们所走的路程要比机关和直属队更多。

  谣言二:蒋介石“放水”让红军长征

  事实:蒋介石在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中采取广修碉堡、步步为营的办法,逐渐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极大压缩了苏区空间。面临如此危局,红军主力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势必向外突围。而蒋介石为了避免在进攻中央苏区核心区域时损失惨重,故意留出缺口,采取“驱其离巢”策略,迫使红军西走,其则在“远处张网”,以重兵在西面布防设伏,以期一网打尽。

  1934年3月8日,蒋介石电告西路军各总指挥和各军师长:“流匪追剿之法,应改用扼要埋伏,不宜布置阵地,明张旗鼓,正式堵截。至于扼要埋伏之法,当预料匪之奔窜方向,先引其进入重地,待其本队到达,然后起而夹击之。若我军先将重兵防守,则匪必他窜,而我又须穷追。以流匪惟一策略,乃在寻无人之境,乘隙而窜。故我军此时防剿流寇,应与前剿匪战术略加变更,当用暗中埋伏,使其不意,以为我无防兵,则彼必放肆急进,乃可一网打尽。希多用此法。”

  1934年10月,当蒋介石判断红军主力西移后,致电“追剿”军前敌总指挥薛岳“急起直追”。11月,他还在日记中勉励自己:“不可错过剿匪成功之大好机会。”

  可见,蒋介石只是表面有“放水”之嫌,逼迫红军西走,实则是欲擒故纵,已在远处陈以重兵、布下密网。所谓“放水”说显然不符合事实。

  谣言三:长征路上红军伙食很好,不用吃皮带

  事实:在地处偏远、生活贫瘠、经济落后的地区,加上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红军无法筹到足够粮食,只能有什么就吃什么。

  而从某种意义上说,皮革就是腌制过的动物皮。脂肪含量几乎为“0”,但胶原蛋白含量极高。虽然经过了这一系列化学反应,但本质上和吃的动物皮区别不是很大。且当时我国工业十分落后,在牧区和农村所使用的皮带大多是没有经过工业化加工的,这样的皮带在迫不得已时可以煮了吃。

9.jpg

  珍藏在博物馆里“半条皮带”正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过草地时,时任红二方面军政治委员任弼时和警卫员将皮带切成若干段,放到锅里煮,每次每人仅能分得3小块。虽然味道难闻、难以下咽,他们却风趣地称为吃“煮牛肉”。这半条皮带上,至今仍清晰地留有当年用刀切割的痕迹。

  而类似这样的珍贵见证不胜枚举。

  谣言四:“飞夺泸定桥”战斗不存在

10.jpg

四川泸定县泸定桥。新华社发(王曦摄)

  事实:时为红四团工兵连战士的老红军吴清昌回忆,从1935年5月28日凌晨开始,全团人不顾一切地跑步前进,终于在29日凌晨,“跑到”了泸定,占领了桥西。

  红军22位勇士组成突击梯队,攀着桥栏踏着铁索向对岸冲;其他部队跟在后面,边冲锋边铺木板。在岸边,红四团集中了所有轻重机枪、迫击炮用于压制敌方火力,掩护阵地长达百米。

  至于守桥的刘文辉部队为何没有炸掉铁索?是因为泸定桥是连接川藏的唯一通道,炸桥会激起民愤,而且刘文辉自己的部队也会没有退路。炸桥之后重修代价也非常大。因此,刘文辉提出若守不住桥就烧桥的方法。

  在战斗中,突击队员刚冲到东桥头,敌人就放起火来,东桥头顿时被熊熊大火包围。红军勇士奋不顾身冲进大火,穿过滚滚浓烟,展开生死搏斗,敌人最终丢桥溃逃。

  在台湾地区的“国史馆”有一份西康军阀刘文辉发给蒋介石的电报,称:“泸定桥李团与沿河之匪奋战。”时间是1935年5月29日,恰是红军“飞夺泸定桥”之日。此处“奋战”一词,无疑说明那些否定泸定桥发生过战斗的说法是错误的。

  谣言五:方志敏及其红军绑架美国传教士索要赎金未果将其杀害

  事实:谣言污称,“1934年12月发生方志敏绑架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夫妇引发极大轰动”,这与地方志、军史党史中,方志敏在1934年的活动时间和地点均不吻合。方志敏被俘后,在监狱中留下了不少关于红十军军团的战事战况的文字,同样没有提及所谓“绑架案”。当时的国民党军队将领俞济时在其后来所著的《彻底剿灭方酋志敏部(红第七、第十军团)纪实》中亦未对此表述一字。所谓的“绑架”纯属虚构。

  2018年,方志敏烈士嫡长孙方华清就侵害烈士名誉权提起诉讼。在严肃的法律和确凿的证据面前,两被告当场认错,就侵害方志敏烈士及其领导的红十军团牺牲将士名誉一事,当面向方华清道歉,并出具书面致歉声明。方华清接受了两人的诚恳道歉,谅解了他们,同时放弃了精神抚慰金赔偿的诉讼请求。

相关阅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天目新闻"或电头为"天目新闻"的稿件,均为天目新闻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天目新闻",并保留"天目新闻"的电头。

@天目新闻版权所有

天目新闻 Copyright ? 1999-2021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